乳腺癌的发病率已经是全球癌症发病率首位,也是女性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有些乳腺癌灶在最初形成时, 是以钙化灶为主要表现的,此时可能肿块尚未形成。详见我的文章《早期乳腺癌的四大表现及相应症状》。钼靶特别擅长检查乳腺内钙化,在全世界都是乳腺体检的主要筛查工具,为乳腺癌的早发现早治疗立下汗马功劳。但钼靶的作用不仅如此,还能间接反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一、什么是乳腺血管钙化

钼靶擅长检查乳腺里的钙化,对于乳腺内血管钙化也很灵敏。如图所示的就是血管钙化,表现为密集的颗粒状钙化影,沿血管壁呈“轨道”样排列。据估计,大约13%的女性有乳腺动脉钙化,其中40多岁的女性比例大约10%,60-79岁女性大约26%,80岁以上者可高达50%。可见钼靶显示血管钙化是很常见的现象。

二、血管钙化形成机制

研究发现,这种钙化基本上是乳腺动脉的中膜钙化,累及的常常是中、小动脉,无炎性细胞参与,血管的改变主要反映了管壁硬度增加及顺应性降低。也可能是血管内膜钙化的表现,可能是血管硬化和内皮功能障碍的早期标志。
而这种原因不仅在乳腺血管存在,应该身体个部位的血管都可能因此出现钙化。乳腺内血管钙化是这种全身现象的一部分,由点及面,反映了身体血管硬度增加和顺应性降低。其中包括对人体更加重要的血管如心脏的冠状动脉。

三、血管钙化反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已有些研究显示,乳房动脉钙化与年龄大、糖尿病、慢性肾脏病等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正相关。随后有研究发现乳房动脉钙化与心血管疾病的发生率密切相关(危险度HR 1.32~1.51,有乳房血管钙化者是没有钙化者心血管疾病发生率的1.32~1.51倍),与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也明显相关(HR=12.30),统计上都有显著意义。

对于其中最受关注的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冠心病),乳房动脉钙化与其发病率密切相关(HR=1.44, P=0.036);与其严重程度明显相关,是中、重度冠心病的独立预测因子。乳腺动脉钙化女性发生心力衰竭或心力衰竭进展的风险增加2.2倍。

四、乳腺血管钙化与冠脉造影结论的一致性

前面说到,乳腺血管钙化反映了包括冠状动脉在内的全身血管硬化情况。冠状动脉狭窄是冠心病的主要原因,冠脉造影是确诊冠心病及判断其程度的金标准。有学者研究二者的一致性问题。冠脉造影复杂又创伤,价格昂贵。钼靶简便易行得多。

Jiang等发现,乳房动脉钙化与冠脉造影诊断的冠心病(OR=1.59-3.86)及卒中(OR=1.54)正相关。如果对乳房动脉钙化的程度做详细的乳房动脉钙化(BAC)评分,研究者发现BAC分数预测冠脉钙化的整体精确度为69%。但也有人认为二者无明显相关性,仍需进一步研究。

五、临床价值和展望

根据2019年美国心脏病学会(ACC)/美国心脏协会(AHA)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指南,推荐全方位评估40~75岁成人的10年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rteriosclerotic cardiovascular disease,ASCVD)患病风险,为患者制定预防性的个体化治疗方案。

乳腺癌的筛查年龄也是从40岁开始。因为接受乳房X线检查者的年龄范围与可能受益于心脏病预防者相一致。而乳房动脉钙化是乳腺钼靶筛查的“副产品”,无须额外辐射,检查成本低。未来可纳入心血管疾病风险的评估,有利于早期识别心血管疾病女性高危人群。可以说乳腺血管的钼靶检查,为了解体内血管硬化程度和内皮细胞功能提供了很好的机会,这是女性比男性独具的优势。

目前有关乳腺血管钙化的评估方法,也不局限于 “有”或“无”这种过于粗略的方法。开始针对其程度出现一些评分或等级评判标准。如李克特量表评分,将乳房动脉钙化分为4级。1级:无血管钙化;2级:少量点状钙化,无轨道样或环状钙化;3级:粗略的钙化,呈轨道样或环状钙化,累及3条以下血管;4级:严重的血管钙化,累及3条及3条以上血管。这些还没进入临床,放射科出具的钼靶报告没有要求这方面的内容。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六、总结

乳房动脉钙化是乳腺钼靶检查的“副产品”,无须额外辐射,检查成本低。为了解体内血管包括冠状动脉硬化程度和内皮细胞功能提供了很好的机会。目前还处于研究阶段尚不成熟。乳腺科医生如看到钼靶上的血管钙化明显,要想到这意味着患者心血管疾病风险较大,建议及时心内科就诊。但要认识到,没有乳房动脉钙化,不说肯定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不能误导患者。